北京晚报:佟文误服说难服众

 公司新闻     |      2019-07-16 16:46

  昨天,我很佩服的同事苏文洋老师,以“卿本佳人,奈何作贼”为题,批评了体操运动员董芳霄私自改小年龄的作假行为。我印象中,在苏文洋笔下辛辣的批评对象中,他对体育还是很网开一面的,但这绝不意味着中国体育界该被关注的丑事、坏事少,这不我们的奥运冠军佟文就在很不合适的时间成了我这一说法的新证据。

  如果说,改小年龄,在对运动员身体的危害上,要小于兴奋剂,但在损害奥林匹克公平、公正与公开的原则上,与人人喊打的兴奋剂同样大的话,那么,今天让佟文栽了大跟头的“瘦肉精”却在这两方面都让我们无可辩词。比如误服说。佟文的主管教练称:佟文自出道以来,参加了无数比赛,拿了无数冠军,接受了无数药检,都没出过问题,所以这次她可能是误食了含有瘦肉精的东西。顺着这种说法产生的逻辑,很容易让人为佟文喊冤,从而大大减轻佟文本人、特别是柔道队和相关运动管理中心、国家体育总局等,在这件让中国人很羞辱的事件中的反思深度与反省力度,甚至会把矛头指向中国某些食品的不安全性,好像有人故意要给我们的奥运冠军挖坑一样。殊不知,作为有如此丰富经历的老运动员,佟文难道不知在食品安全上应该如何自我保护?她的教练和柔道队在这方面有没有必要的、严格的、有实质性的教育和管控措施?相关运动管理中心在教育、管理、措施方面有没有失误、渎职、监管不力等或明或暗的问题?

  尿检被人抓住后,中国运动员现在很爱用“误服说”或“阴谋说”来为己开脱,除佟文的教练外,前一次是去年10月十一届全运会女子百米冠军王静,在赛后尿检出事后,她也以有人陷害她为由,为自己辩解。尽管4年的禁赛处罚还得接受,可如此一说,似乎来自公众的诘责就会减轻一些。

  这次国际柔道联合会很慎重,去年查出了佟文尿样有问题,经反复核实后,现在才宣布处罚之事,所以不管是佟文的所谓误服推测,还是王静的被陷害说,都因无从核实而只能归类于开脱之词的范围。我建议,以后不管是哪个中国运动员或运动队,只要被人家抓住了,就痛痛快快地认账,因为除了与当事人有利益牵扯的人外,公众不需要你找什么开脱的理由,而只想看到你认错的态度与改过的决心。同样,拜托所有的运动员,牢记陈毅老总的名言: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请你们堂堂正正地刻苦练习,按照国际各项体育组织的规定去平等公正地参与竞争,我们宁愿要一个干干净净的第N名,也不要这种先是高兴,而后又被收回金牌的荣誉。